断筑

自留地╮( ̄▽ ̄")╭ 求别看_(:3 」∠ )_……懒汉如我活该冻死_ノ乙(、ン、)_

【写着玩】不知道起什么名字再说吧

灵感来自《环形废墟》
放个开头♂

00
“不对。”我说。

雨还没停。
我和我的爱人双手交握,立在这凄风苦雨中,脸上却带着满足而甜蜜的笑容。我们似乎一起历遍苦厄重返人间,在劫难中情根深重。我的心还在狂热地跳着,汗水在空气中挥发,桂花的香氛浸润在雨水里滚入泥地,而我的爱人拥住了我。再过一秒钟,等花冠上的一朵橙花跌落,湖泊被野风吹皱,一切时机成熟,我们应该自然地交换一个吻。
没错,我的心跳动着,橙花飘落着,风也依循追着雨水撞进湖泊,可湖水始终平静无波,我的大脑也被冰冷的雨灌得骤然冷却。
我茫然地顿住,看着爱人向我倾侧而来的湿漉漉的身影。这一切恍惚中与我的记忆重叠。

于是我听见我说:“不对。”
爱人睁开了清...

一个人设嘿嘿嘿

为了写某文虚构了整个神系我也是够拼(。
放一个最喜欢的神!
感谢my香友情取名!

名字:无聊神
全宇宙最有空的一个神,最害怕没事情干,世界上大部分奇怪的物种都是他造出来的,又觉得当主神不自由、无聊,拒绝了...总之是个特立独行的boy

事件一 造人
自从造了人,他有了很多事情干!当教书先生啦、保媒拉线啦、穷极无聊的时候还画画小黄兔告诉大家如何可持续地造人...反正各种乱七八糟的活儿都干。还给俩神找了人类伴侣造成了两出悲剧(滑稽
tips:智慧神和小祭司(并蒂莲)、爱神和人类英雄(小白花和眼泪海)

事件二 引导诸神打架
人类开始自己发展之后他又觉得没事干了,就挑拨众神打架给他看(滑稽
反正神王在他的引导下各种作死,...

救姻缘(阎王×月老)

1.自恋


    月老宫里一阵喧哗,一个青布衣衫的仙官急急忙忙地闯了进来,“月老,不好啦!你上次牵线的小倩,魂儿被地府勾走啦!”

    月老笑眯眯地躺在摇椅上捧着话本子吃核桃酥:“不急,不急。”

    仙官急得跳了起来,道:“这是今年第三件被地府搅和的案子了,去年的指标没有达成,咱们科被集体扣了奖金。您不差钱,咱们可上有老下有小啊!您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地府那位的事儿可要直说啊,也给我们一个心理准备,好早日跳槽啊。”说着牵动了嘴角的一个燎泡,哎呦地叫唤了一声。...

新人设

这个设定让我的脸都炸了_(:3 」∠ )_……萌碎(。

个人口味_(:3 」∠ )_


送子观音踢下来一对叔侄,腹黑侄子孩子王叔叔。侄子拿着戒尺打叔叔手心:你要乖。

关键词:年龄倒错!

场景设定

盘龙号,现代化载人飞船,设施一流,就是没有厕所!收不到wifi,只有在放电影的时候会落到地球表面与盘龙影院接轨。

【坑】人间好时节

放个开头。
被基友指责丧心病狂,伤心。


腊月二十三。

老顾和老王迎来第一次退休后的大扫除。

他们拒绝了前来打扫的钟点工小李的好意,自己捋起袖管,清扫每个犄角旮旯,并想以此证明自己老当益壮。

清扫计划从厨房开始,经由客厅、卧室,一直到书房。

在老王坚持不懈地手滑了一个塑料碟、一只塑料杯,并打算把一套刀具也丢进洗碗机里运作一番时,他终于心满意足地被老顾请出了厨房,直接送到书房进行最后一个流程。

他也不走寻常路——按寻常小李的做法用鸡毛掸子掸掸灰尘,而是把所有抽屉、柜门都打开,像是在漫无目的地寻找什么东西似的。他把一样样的物件都从格子里请出来,抖了抖灰,又分门别类地在地上一摞摞地垒...

存一下昨天突发的娱乐圈脑洞

答应基友如果她偶像签约就不硬盘_(:3 」∠ )_。

硬盘设定:傻白甜桃断腿深度黑化,小白莲摇身一变成boss,委托绿(此处友情线+BG线)不动声色挖墙脚,团体智商掉线,芒果入网雪藏,桃子掉智商揭身份,芒果掉智商下药。遂HE


不硬盘设定:傻白甜桃断腿深度黑化,芒果为脱离遭四潜(此处加入副CP线),追随同签,相爱相杀,使芒果被冰冻,两人互相别苗头,恨意成几何级数增长直至MAX,此恨绵绵无绝期,恨到天荒地老。BE

关键词:骗身骗心


终于爽了_(:3 」∠ )_

【存坑】迎头赶上(2015.1.3)

给麦儿的生日礼物噜。被夸了,高兴_(:3 」∠ )_


01.长跑的少年 迎头赶上


他最近有些苦恼。

再过一个月就是高三前最后一场公开长跑比赛,迫切希望抓住最后一次机会达到国家二级运动员标准的他原本已厉兵秣马、整装待发。但出人意料的是,最近几天他的状态一直糟糕异常。

他似乎是遇到了瓶颈,不进反退的态势和迫在眉睫的赛事让他感到焦虑而苦恼。

又辛苦,又羞恼。

他不知道哪里出了错,只能在跑道上一圈又一圈徒劳地奔走,在赛道上蒸发出一升又一升的汗水。


他注意到A君也来到了操场上。

他知道A君。

A君初中时就是省传统学校三千米记录的保...

【存坑】世界之界(12/06/17)

01.雪域

劳伦斯努力地敲碎又一次冻结住望远镜的薄薄冰层,皱着眉低咒一声,然后举起来调节焦距观察敌情。

风雪很大,我努力地拢住风帽,不让它被风吹掉。

“帮把手,伙计。”伍德叼着燃不起来的烟,一手拽着因为缺氧而有些意识恍惚的塞班,另一只手用枪托砸了下我的脑门。

2.86公斤的M4,枪膛里还有两颗子弹。

很好,我想,这下我的后脑勺上大概有个大包了。我有些恼怒,不情愿地走过去,听他发牢骚:“一个两个都像个扭扭捏捏的娘们,都他妈累赘,真不知道怎么混进来的。”

我架起塞班有些瘦削的身躯,事实上只是看上去这样,这个小队里的人都必须拥有结实的肌肉和灵敏的五感,不然可熬不过这次让人觉得万分操蛋的任...

【存坑】谁动了我的厕纸(12/10/01)

看着像别人写的一样,还挺新鲜的(……)

原来我以前的文风是这样的(……)


吴寥,男,24岁,研一。

短短二十四岁的生命,实在乏善可陈。

这样说似乎有些歧义……嗯,他并没有英勇就义。


他现在正吃力地把一箱又一箱的书搬进研究生宿舍里。

趴在楼道口晒太阳的阿胖睁开眼瞄了他几眼,懒洋洋地挪了挪肥硕的身子。

吴寥腾出手推了推眼镜,把箱子靠在扶手上歇口气,心里默默骂娘:死学校竟然不装电梯!而后用脚蹭了蹭阿胖,道:“吾儿,闪闪身,给爹让条道。”

“无耻狂徒,吾家胖仔可是你这贱蹄子能碰得的?”阴影里闪出一个高瘦的长竹竿,蹲下身慢吞吞抱起阿胖老猫,直起身推了推眼镜。

吴寥吓得倒退几...

【存坑】[原创]枯木灰(11/11/13)

他靠在近旁的一棵树上草草包扎了正在淌血的伤口,紧紧握住手里的剑,谨慎地扫视着周围。

秋日枯叶满枝头的树林里,没有人声,没有飞鸟,只有风过时铺天盖地的阵阵杀气。


他一个人逃亡了三天三夜。


他小心确认周围没有敌人潜伏之后,这才缓缓地靠着树干坐下来处理伤口。他此时真该感谢上苍赠予他这个喘息的机会,尽管不知什么时候他又将迎来毫无预警的攻击。

左臂上的一枚暗器撕扯着皮肉,粗略包裹着的绷带已经被血水渗透。他解开绷带,淬了毒的三棱镖闪着幽幽绿光,刃上排着一圈倒刺,末端已经被他砍掉,本陷得不深的毒刃在绷带的缠绕下深入皮肉伤到筋脉,并且很快使得左臂一部分肌肉溃烂。不过还好...

【存坑】[奉里]跟踪

两年前想写的一个梗,忘得差不多了,想要格盘存下lo


无聊的高中生活。

我手里的平装书又翻过一页。


社办里只有我一个人,除了时钟和翻页的声音外寂寥无声。

啊,不对,还有窗外体育部的吆喝声。


我合上书本,伸了个懒腰看向时钟。

还有半个小时才放学。

真是……无聊的高中生活。


我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反正没人会发现这个犄角旮旯里的小社团根本没人在活动。千反田今天也反常地没有来社团活动,那就再好不过了。

我打开门,被迎面撞过来的千反田下了个正着,她脸颊红润,不断喘着气,像是急速奔跑而来:“折木君!等……等等!我刚刚看见

-tbc

【中秋福利】[奉里]对视 01

大暑。

图书馆里凉风阵阵,丝毫不见暑气。今日最后一节课是阅读课,真是让人感动得热泪盈眶。

福部里志抬腕看了眼手表,还有两三分钟就下课了。以往这时候,同学们都蠢蠢欲动,准备去活动室或直接回家,今天倒都默契地不做声,努力蹲在图书馆里蹭冷气。

他合起书页,往借书台走。刚走出门口,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的热空气就紧紧裹住了他。他觉得他再过不久就能成为一屉新出炉的包子中的一员。于是他加快脚步向前走。

埋头疾走的危害是显而易见的,狗血的命运总会让你遇到些情理之中而又意料之外的麻烦——比如在拐角撞到一个搬运着一大摞书的学长。

他连连道歉,不好意思地蹲下身拾捡起掉落一地的书刊。

这是学生会的新刊物,封...

【旧作搬运】[奉里]友情问卷

虎头蛇尾的典型/\


人类研究同好会的一个学姐站在讲台上,另一个学姐则数着手里的纸张从第一排传下来。

这是期末的调研问卷。以论文为考量指标的社团都开始活跃起来,刚送走了一批调查学校餐饮满意度的,又来了一批抽查男女生衣着情况的。

折木奉太郎百无聊赖地转着笔,等待问卷下发下来。


标题的位置是加粗的四个大字——友情问卷。

他吹了下因自己的动作而滑落在额间的刘海,环顾了一下周围开始认真思索的同学们,又看了眼讲台上两个一脸真诚又透露出几分着急的学姐,几不可闻地叹口气写了起来。


1、你的性别是?( )

A.男 B.女

A。他在纸上划着,而后一目十行地向下扫了一眼。...


【旧作搬运】[奉里]告白

七月七。七夕。 
日本的七夕为了计算简单,换成了公历七月七。 
七夕,又可称为乞巧节或者少女节。 

反正和我这个从头到尾和少女没什么关系的节能主义者没有一点关系。 

话是这么说……只不过老姐这个早就脱离了“少女”这种称呼的老女人开始忙上忙下。 
她把一捆竹子塞在我手里,然后捏捏我的脸颊迫使我的唇角上扬,同时用一种很夸张的语气说:“少年人要有少年人的样子,朝气蓬勃点。来,微笑~” 
微笑你妹,脸颊很疼啦,笨蛋老姐。 
话说给我竹子干什么。我用一种看着白痴的眼神看着她。该不会是……我想的那样。 

“今天既然是七夕节,作为一个有志气的少...

© 断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