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筑

自留地╮( ̄▽ ̄")╭ 求别看_(:3 」∠ )_……懒汉如我活该冻死_ノ乙(、ン、)_

【存坑】世界之界(12/06/17)

01.雪域

劳伦斯努力地敲碎又一次冻结住望远镜的薄薄冰层,皱着眉低咒一声,然后举起来调节焦距观察敌情。

风雪很大,我努力地拢住风帽,不让它被风吹掉。

“帮把手,伙计。”伍德叼着燃不起来的烟,一手拽着因为缺氧而有些意识恍惚的塞班,另一只手用枪托砸了下我的脑门。

2.86公斤的M4,枪膛里还有两颗子弹。

很好,我想,这下我的后脑勺上大概有个大包了。我有些恼怒,不情愿地走过去,听他发牢骚:“一个两个都像个扭扭捏捏的娘们,都他妈累赘,真不知道怎么混进来的。”

我架起塞班有些瘦削的身躯,事实上只是看上去这样,这个小队里的人都必须拥有结实的肌肉和灵敏的五感,不然可熬不过这次让人觉得万分操蛋的任务。

劳伦斯眉头皱的更紧:“闭嘴,蠢材。”他有些发怒了,可能前方情况不容乐观。

我拖着塞班靠过去,问:“怎么了?”

劳伦斯道:“风雪太大,雪都起码新添了三寸了,别说脚印,三分钟前的鸟屎都看不到!”

我抬头望过去,第一次好好审视这片白茫茫的大地。

海拔3200米的高山,常年积雪覆盖,往下凿三英尺大概还是厚厚冰层。除了凹凸不平的地表会让你一不小心栽进坑里、稀少的几棵针叶松和顽强的几棵草、传说偶尔会出没觅食的雪豹、鹰等猛兽以及兔子之外,就没有什么能引起人注意的东西了。

出营地的时候四个人都没有戴护目镜,我的眼睛开始有些疼痛。这是雪盲的预兆,我闭上眼睛靠在少见的针叶松上,想了想说:“那么,回去吧。”

“操!”他第二次爆粗口,可见他心情极度不爽。他扯了扯身上的装备在肩上挂号,做了个手势道:“撤离!”

伍德回过头:“就这样放了那群女|表子养的?


(我怎么那么喜欢第一人称(……)

评论
热度(3)

© 断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