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筑

自留地╮( ̄▽ ̄")╭ 求别看_(:3 」∠ )_……懒汉如我活该冻死_ノ乙(、ン、)_

【存坑】迎头赶上(2015.1.3)

给麦儿的生日礼物噜。被夸了,高兴_(:3 」∠ )_


01.长跑的少年 迎头赶上

 

他最近有些苦恼。

再过一个月就是高三前最后一场公开长跑比赛,迫切希望抓住最后一次机会达到国家二级运动员标准的他原本已厉兵秣马、整装待发。但出人意料的是,最近几天他的状态一直糟糕异常。

他似乎是遇到了瓶颈,不进反退的态势和迫在眉睫的赛事让他感到焦虑而苦恼。

又辛苦,又羞恼。

他不知道哪里出了错,只能在跑道上一圈又一圈徒劳地奔走,在赛道上蒸发出一升又一升的汗水。

 

他注意到A君也来到了操场上。

他知道A君。

A君初中时就是省传统学校三千米记录的保持者,耐力与爆发力并济的厉害角色,靠着体育加分进了这所还算不错的学校,早早就获得了二级资格。

想到这里他又有些气短,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可是A君这么早来干什么?也是来加训的吗?可是对方早已获得二级资格达到了进队野望,加训根本没有意义啊。

这周第三次,他困扰地想着,眼神不自主地往A君那里飘。

 

A君已经做完了一组准备运动,此时已经迈过了起跑线。他裸露在外的小腿肌肉展现出健康的线条,似乎还能看到其上随清早微风轻轻摆动的腿毛。

他忽的神游开去,想到了盲人摸象里抱着大象的汗毛愣说这就是大象的小蚂蚁,又想到了伊丽莎白的白色罩子下黑亮又稍显性感的毛发。

 

A君就跑在他前方50米左右远处。他稳稳地缀在这个不远不近的距离,跟紧A君的步伐。很快地,他就适应了略快于自己前几圈频率的步调。

一圈又一圈,距离在不断缩小。

 

——

 

他最近有点苦恼。

他发现自己原本就是以这样一个速度在奔跑。

当他猛然间发现自己陷入瓶颈难以恢复正常水平的时间竟然与A君因重感冒而卧病的时间诡异地重合时,整个人随即陷入了新一轮的恐慌。

 

粗线条的男子开始反复咀嚼自己与A君两年来乏善可陈的相处过程。

一起训练、插科打诨的点头之交,和世界上几乎所有高中男学生一样会聚在一起谈论下周遭的漂亮女生,再交换一些老套的荤笑话……除此之外好像再没有更多了,而A君实际上似乎也很少参与这类傻气的活动。

他有些意料之内的小失落。

他搜肠刮肚终于想起来一些平常的小细节。A君不常挂在嘴边的笑意他似乎常能见到。

意识到这一点,他开始意料之内的胡思乱想。真是没救了,他回过神来,后知后觉地感到脸烫似发烧。

 

他发觉自己起初一直以A君为目标,但紧赶慢赶,每每都与A君相差四五个名次。自己的爆发力尚可,耐力虽也优于常人但却远不及A君,于是到最后几圈往往后继无力,虽则意识里叫嚣着冲刺,大腿却不受意识的控制。

他躺在床上,冷静地分析自己的弱点。想着想着,他又安慰自己上次校长跑比赛之时,与A君之间已经没有他人了。睡着之前,他迷迷糊糊想起来,哦,他俩中间的那些家伙多半也因二级到手而懈怠停训了。

 

第二天清早,他出了宿舍,发现A君也打开门准备去操场。两人打了招呼,并肩一同走过去。

他依旧跟着A君跑。

A君的步伐似乎有所加快,他调整了一下竟也能跟得上。

两人一前一后保持着相对静止席卷过红色赛道,向着漫天的霞光挥洒着新一天的第一捧汗水。

在这样静谧的沉默中,他竟然敏锐地感觉到了一点浪漫的味道。

 

——

 

他最近有点苦恼。

傍晚测验的时候,他的成绩又回归到正常水平,甚至略有提速。可这并不能让他郁闷的心情得到丁点缓解。

他觉得自己刚从失败的阴影中走出,又跌入了恋爱的泥沼。

 

恋爱就恋爱吧。他装作浑不在意的样子。

然后又神经质地捂住脸痛苦地呻吟了一声。

——不仅是一厢情愿的单相思,而且对方的性别也与自己一致。

 

他觉得自己有点要疯。

 

每一天清早命定的单独会见让他觉得甜蜜又难熬。

他认真估计了一下两人之间的距离,A君的身影比之一周前离他更近了一些。可这发现让他更加不快。而后,他的四肢得到了大脑高速运转而发热后的传达的信息。

他顿了一下脚步,随即右脚尖快速碾过地面,扭头、摆手、转身……一个箭步往反方向去了。

两人体验了一把数学书里小明与小刚的相遇问题,而相遇的两人并不像书里的小明和小刚一样额手称庆。相反,他有点后悔这样突兀的举动——由于A君迎头赶上他时惊讶的表情。

 

于是他又调转过头,跑在了A君的前面。

他听见身后一声轻笑。

糟糕,他想,一定被A君认为是挑衅了。

如果世上只有唯一一枚后悔药要赠送给他,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浪费在当下。

 

—— 

 

他最近有点苦恼。

今天就是比赛的日子,他蹲在休息室的长椅上痛苦地思考着自己的人生。

“妈的”,他忍不住在内心爆了一句粗口,他还没准备好。

 

他似乎听到了A君的一声轻笑,抬头扫了一眼准备室,发现眼前的A君不是自己的幻觉。

他有些惊讶,又有点雀跃。

妈的,不小心把脏话说出口了。他懊恼地想。

 

教练这时候也进来了,通知参赛人员尽快做好准备运动上场集合。来不及思索A君此行的目的,他就一脸视死如归地出门,似要引颈就戮。

 

他在四号赛道就位——他觉得自己最近真是背运到家,连赛道名字都给他添堵——回想了一遍自己的战术,百无聊赖地等待着点名结束。

然后他听到了A君的名字。

他循着报到的声音望过去,A君也正看着他,见他转头便朝他笑了笑,做口语:“跟着我。”

“我陪你。”


原来之前的背运竟皆为了这一刻。

他觉得他最近大概是不能好了。

 

END


评论(1)
热度(6)

© 断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