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筑

自留地╮( ̄▽ ̄")╭ 求别看_(:3 」∠ )_……懒汉如我活该冻死_ノ乙(、ン、)_

救姻缘(阎王×月老)

1.自恋


    月老宫里一阵喧哗,一个青布衣衫的仙官急急忙忙地闯了进来,“月老,不好啦!你上次牵线的小倩,魂儿被地府勾走啦!”

    月老笑眯眯地躺在摇椅上捧着话本子吃核桃酥:“不急,不急。”

    仙官急得跳了起来,道:“这是今年第三件被地府搅和的案子了,去年的指标没有达成,咱们科被集体扣了奖金。您不差钱,咱们可上有老下有小啊!您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地府那位的事儿可要直说啊,也给我们一个心理准备,好早日跳槽啊。”说着牵动了嘴角的一个燎泡,哎呦地叫唤了一声。

    月老笑眯眯地看了这仙官一眼,委屈道:“我也不知道啊,难道是阿碧牵错线让他自恋一千年的事情被他知道了?话说回来,青青你什么时候成的家?”


    说起这位常年用黑雾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阎王,成天一派生人勿进的架势,天界里八卦的众仙家都隐隐猜测这位估计是要单身到退休了。暗恋冰山款帅哥多年的菊花仙子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向他告白,收到一张好人卡不说,还亲自证实了阎王是个自恋狂,差点哭得厥过去。

    然而阎王在前年突然之间回魂之后恨不得时光回溯,大喊一声:“仙子别走!我也想脱单!”可见这是多大的冤枉……


    事情的起因是热心肠的马面听到阎王在审过焦仲卿和刘兰芝的案子之后发出的一声喟叹:“两个傻子,我才不要谈恋爱呢!”深知阎王矛盾脾性的马面心思活泛了起来,畅想着如果自己帮老大解决了恋爱难的问题,一定能得到老大的提携,然后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于是他找到了自己在月老手下干活的小伙伴阿碧,拜托他给自己老大牵个好姻缘。没错!自己老大这么帅,又有钱,嫦娥仙子也配得上!

    看着小伙伴拍胸`脯保证“保媒拉纤这种事情我最熟啦,你且等着老大吃肉你喝汤吧”,马面不由得英俊地笑了起来。


    然而事与愿违。

    阿碧平生最讨厌的事情就是把一团乱麻理顺。不巧的是,阎王的线和几个仙人的线莫名其妙地混在了一起,阿碧看着就犯晕乎。他想着随便牵一对也没差,反正最后成不成还得靠日久生情和上天成全。他随意地拉过阎王的线头就往一条线的中间一系,这便完事儿了。

    没成想,这线头竟然是系在了同一条线上,阎王便莫名其妙地自恋了一千年。直到千禧年将近,各科室年末大清点的时候,这团乱七八糟的线才被机智的月老发现。他哭笑不得地一剪子剪开,这才结束了阎王悲惨的自恋史。

    但阎王自恋的名声却怎么也摘不掉了,各家仙子本来就没什么机会见到他,偶尔在宴席上看见也会对他指指点点,说他轻慢佳人,自恋透顶,绝非良人。

    月老曾经三令五申不要讲这件事情传出去。阎王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尽管是好心办了坏事,也够他们科的倒霉蛋们吃一壶了。如今阎王堕入FFF邪教,地府那边处处和姻缘科过不去,到底是不是因为知道了这件事呢?

    月老还在思索,那边厢又奔过来一个喜笑颜开的年轻仙官:“好消息好消息!新来的勾魂使听了一路小倩姑娘的爱情故事,又得知姑娘是自家上司因为心情不好随意勾的名字,动了恻隐之心,放她回去再续前缘啦!听说地府那位可生气了呢!哈哈哈哈哈,这件案子也算是成了,饭碗保住咯!”姻缘科的众人长出了一口气,可谓额手称庆,奔走相告,相约下班后一起喝一壶,庆祝这次并未出力的胜利。



    月老宫里一片欢庆,而地府里则愁云惨淡。

    阎王同志心酸地回顾过往的情史。先是因为自己的娃娃脸,他总是被发弟弟卡;后来他掌握了藏脸神技,大家又觉得他冷冰冰的太吓人;终于有人瞎了眼欣赏他的冰冻美,然而他那个时候正忙着自恋!

    可恶,都是月老这个无耻之徒,他自问从未得罪过月老,这个人却让他注定孤独一生。每当他想起瑶池宴上月老一脸得意地向司命炫耀多少坏事都是他干的——其中当然包括让阎王自恋这事儿——之时,他就忍不住想要大杀四方。

    郁闷的阎王从此被逼成了变态——我找不到对象,全天下的人也别想找到!最起码由月老牵线的倒霉蛋们,一对也别想成!

    如今,新来的小菜鸟放走了小倩姑娘的魂,长了姻缘科那位的志气,如何让他不气恼!虽然这事儿是他做的不地道,毕竟小倩姑娘阳寿未尽,他凭着任性给人家小情侣添堵,是缺了大德。可月老拿自己本就惨淡的姻缘前景开玩笑,难道不也是缺德事儿么!发了自己弟弟卡的凌波仙子还追过他,是不是眼瞎!他除了张脸长得好看,哪里比得上可爱的自己!

    我就和他杠上了!他暗暗发誓,拆CP之魂又熊熊燃起。


    他拿出明镜念了个诀,姻缘盘上的红线在明镜上慢慢显现出来。每一条姻缘线上都挂着精致的名牌,上面刻着牵线人的名字,牵线人要对每一对人为牵线的姻缘负责。阎王耐心地检索着名牌,不多时便发现了一条新牵的线上挂着“望舒”二字,这便是月老负责的小情侣了。这红线的颜色既然是粉色,便是刚牵没多久,还未真正圆满,是最易动摇的时刻。阎王提笔想要写信给卧底在月老宫里改名换姓的马面,让他动手剪了这根线。写到一半又觉得这法子太过简单粗暴,他花了大心思派出一个卧底可是要有大用处的。而且手下人也不一定靠得住,新来的小菜鸟不就是一个鲜活的例子么。

    他决定亲自下凡走一遭,体验一把亲手拆CP的快感。


兴致来了撸一发=3= @一只带皮脱毛卤鸡腿 

评论(12)
热度(8)

© 断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