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筑

自留地╮( ̄▽ ̄")╭ 求别看_(:3 」∠ )_……懒汉如我活该冻死_ノ乙(、ン、)_

【旧作搬运】[奉里]友情问卷

虎头蛇尾的典型/\


人类研究同好会的一个学姐站在讲台上,另一个学姐则数着手里的纸张从第一排传下来。

这是期末的调研问卷。以论文为考量指标的社团都开始活跃起来,刚送走了一批调查学校餐饮满意度的,又来了一批抽查男女生衣着情况的。

折木奉太郎百无聊赖地转着笔,等待问卷下发下来。


标题的位置是加粗的四个大字——友情问卷。

他吹了下因自己的动作而滑落在额间的刘海,环顾了一下周围开始认真思索的同学们,又看了眼讲台上两个一脸真诚又透露出几分着急的学姐,几不可闻地叹口气写了起来。


1、你的性别是?( )

A.男 B.女

A。他在纸上划着,而后一目十行地向下扫了一眼。


2、现在在脑海中搜索一个你所认为的最好的朋友,并回忆相遇时间。

3、你知道他/她最喜欢的书籍或作者吗?是什么?


他伸手捋起有点长的烦人刘海,用自动铅笔点了点纸面。

里志……吧?

第一次遇见啊……他眯起眼睛敲了敲额头。


春天,万物复苏、百废待兴的季节,林荫道上飘满了从枝头跌落的樱花。

新学期的伊始,他趴在教室后排靠窗的位置补眠,所谓春困秋乏夏打盹,春季空气中飘散开来的花粉让人隐隐不爽。

沉闷之际,就听见前座传来一句爽朗的问候:“哎,这位同学你好!以后就在一个班级学习了,请多指教!啊,我叫福部里志,还没问你的名字呢。”

他抬头认真注视了声音的主人一阵——很清秀的一个男孩子,脸上都是初入国中的雀跃笑容,唇红齿白一副好相貌。

于是他又趴下去,道:“折木奉太郎,请多指教。”他的声音隔着手臂,声波震颤着棉质的衣料传了出来,听上去无精打采又带了些许不属于少年人的慵懒与沉闷。

他听见那个声音说:“打扰到你的话真是不好意思了折木君。”似乎只是客套几句,旋即又转过身与同桌谈天说地,说到快意处便爽朗地笑了起来。

奉太郎调整了一下睡姿,侧过头,少年清楚圆润的发音和得体的谈吐更加清楚地传入了他的耳朵里。

他也喜欢京极夏彦啊。

啊,这本我还没来得及看完。

可恶,居然被剧透了。

……


他一个人默默地想着,睡意也悄悄散去。他抬眼看了眼窗外。

窗外日光南流,枝头两三麻雀,斜风掠过树梢,正是一年好春景。


【国中一年级。春天。】

【推理小说、京极夏彦。】

他想了想,又加上了一句——【和我一样。】


4、你知道对方最喜欢的颜色吗?


“讲到玫瑰色就是高中生活,但是我并不认为所有高中生都期待玫瑰色的高中生活,但是,对学习、活动、恋爱都不感兴趣,向往所谓灰色生活的人也是存在的吧。在我看来这真是种寂寞的生活方式。”

“我才知道奉太郎有自虐的兴趣呢。”

“自虐兴趣?”

“对待学习、活动、恋爱等等都用消极的态度,灰色的人类,就是你吧?进入以多姿多彩的社团生活著称的神山高中却奉行节能,认为这种生活方式寂寞如雪却仍然一意孤行,不是自虐是什么?”里志挑眉笑道,一脸得色地揶揄着。

“你这家伙还真是好辩。”

“如果我要贬低你,就会说你是无色的。”


奉太郎思索了一会,刚下笔却因为太过用力而断了一小段自动铅笔笔芯,再下笔时,尖锐的断口险些把薄薄的纸张勾破。

他皱了皱眉,略一迟疑,有些微妙地写了两个字。


【无色。】


5、你知道他有什么特别的兴趣爱好吗?


奉太郎想起福部里志诡异的爱好忍不住笑了笑,几乎是毫不犹豫地下笔——


【收集各种式样的荷包。】

【还有辩论。】


6、你觉得是什么原因让你们成为了一对好朋友?


他努力地回想着,却想不起更多细节,只记得零星的几个画面。

精巧而诡异的手工制作,谈笑举止的神采飞扬,一起骑着单车放学回家时向着夕阳也生动的瘦削身影,适可而止的玩笑和适时而至的体贴细心。

奉行节能的他最后选择了放弃。


【兴趣吧?或许……还有性格。】


7、你们有过争吵吗?大多数情况下是为了什么争吵?

8、你们的友情有没有出现过裂痕?

9、如果出现过是怎么解决的?一般是哪一方主动提出和解?


没有吧?啊不……还原本乡学姐的剧本那件事时似乎吵了一架?也不算吵架吧。奉太郎这么想着。


夕阳下的廊腰上,少年认真而凝重的争辩声让人记忆深刻,

“是在还原本乡学姐的剧本吗?还是奉太郎自己的?”

“本乡学姐的……”

“是吗。”他看着里志欲言又止,眉心纠结,像在做出什么重大决策,“奉太郎,那个手法与本乡学姐的想法并不相同。”

里志固执地向奉太郎解释着自己的想法,反驳他靠不住脚的观点。

“有能力者的不自觉是对无能力者的讽刺。”


【有。】

【没有。】

【所以说没有。】


10、你觉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11、你觉得自己在他心里会是什么样的形象?


【很开朗,很渊博,又傻兮兮的。固执的时候很过分。】

【懒吧,估计不会是太好的形象。逻辑思维能力很好?其实只是运气罢了。】


12、有没有后悔过和对方成为朋友?

13、你理想中的朋友是什么类型的?和你现在想的这一位有什么不同吗?


奉太郎下意识地用指尖敲了敲桌子,有些不耐烦地挪动了下自己的座椅,左手捏住额前碎发,敷衍道——


【没有。】

【从来没想过。没什么不同。】


14、你觉得你们的友谊会持续多久?


奉太郎怔了怔,右手大拇指按了两下自动铅笔的笔帽露出一截笔芯。

十年?二十年?不……


“虽然说起来有点肉麻啦,但是果然朋友这种身份还是一辈子比较过瘾啊!哈哈,想象一下奉太郎满头白发老年痴呆的样子,那个时候你就算不节能了也没有办法参加活动了吧?”他推着车听着身边人聒噪的发言映衬着夏蝉无休止的鸣叫淹没在记忆里,夏日晨光裹狭着闷热的湿意蒸发出水汽,带着一点点洗衣皂的香味挥散在空气里。

他微微笑了起来,漫不经心地应着:“嗯。”


【嗯,一辈子不够,愿天长地久。】


15、最后,对你的好朋友说一句话吧?虽然听不到。

【数据库因使用者的存在而赋予了新的意义。你的天赋,让人羡慕。】


周围不乏交头接耳的人,愁眉不展地对着问卷,咕哝着:“朋友太多了就是烦恼啊。”或者百无聊赖地画着折线,随便写上几笔——大抵是没有什么挚友的人。

写完的同学起身将问卷递到学姐手中,奉太郎踌躇了一下也起身交卷。


阳光正好,青春年少。

不问去日,来日方长。


END


评论(2)
热度(66)

© 断筑 | Powered by LOFTER